【专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新时代的中美关系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11 12:11

【专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新时代的中美关系

2018-10-12 10:28来源:中国经济报告技术/改革/监管

原标题:【专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新时代的中美关系

【中美两国合作不是选择,而是命运】

□中国经济报告 吴思

伦斯·萨默斯(LawrenceSummers)近年来活跃在全球经济和政策研究的前 线。萨默斯1954年出生于美国一个犹太人家庭,父母是宾州大学著名经济学教授。而他的伯伯萨缪尔森(PaulSamuelson)是现代经济学的鼻祖, 舅舅阿罗(Kenneth Arrow)也是另一位现代经济学的创始人,两人分获1970年和197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受家庭环境影响,萨默斯在学术界和政界都颇具分量。他16岁 进入麻省理工学院,27岁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28岁被聘为当时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37岁成为世界银行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经济学 家,39岁荣获青年经济学家的诺贝尔奖——克拉克奖,后又担任哈佛大学校长。除学术建树外,自1982年出任里根政府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顾问以后,萨默 斯每段职业生涯都令人刮目相看:1999年担任克林顿政府的财政部长;2009年担任奥巴马政府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日前,《中国经济报告》就中美 关系和贸易摩擦等问题邀请萨默斯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中美关系走向

中国经济报告:你怎么看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在他发动的贸易战中,谁会成为赢家?

劳伦斯·萨默斯:总的来说,我认为里根总统关于核战争的说法是正确的:核战争永远没有赢家,也永远不应该打。贸易战也是如此。从经济学原理来看,贸易战最大的后果是心理上的威慑,真正对供求关系的影响很小。我希望我们不会看到真正的贸易战。如果我们真的经历贸易战,每个国家的工人、企业和消费者都会承担后果。我认为这没有什么好处。双方都有正当的商业目的,但正确的做法是谈判,而不是对抗。

中国经济报告:关于当前中美贸易摩擦,主要存在哪些分歧?

劳伦斯·萨默斯:我曾经听到一个中国朋友对我说,如果美国希望中国减少钢铁出口、增加汽车进口、允许美国企业在中国进行更多投资,那么中美两国可以坐下来谈判寻求解决方案;但如果美国想要制定规则、维持全球领导地位、让中国融入或适应美国主导的体系,这是无法谈判的。但中国越来越担心美国的诉求是后者,美国将中国视为威胁而非机会。

我也听到另一个长期生活在美国的中国朋友问,美国为什么不继续做好自己,而只是想要遏制中国?他认为美国不具备这样的力量来遏止中国。我觉得这些问题值得美国人深思。

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想竞争是永远存在的,美中两国应该寻求共同发展的可能。在当今的世界舞台,美国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国、日本、印度、德国等很多国家的影响,美国应该更多思考如何继续发挥自身的独特作用,而不是扮演像冷战之后那样“一枝独秀”的角色。

同时,我也告诉我的中国朋友,我完全理解你们对特朗普诸多行为的担心。但从美国的视角来看,美国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中国一方面希望依靠强劲的增长重新定义地缘政治,另一方面又继续享受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特殊保护。这在美国人看来,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

那么我所希望的是,未来美国和中国能够意识到,通过合作解决一些共同关注的问题(如核扩散、流行病、恐怖主义等等),要远比分歧更加重要。美中合作不是选择,而是命运。

中国经济报告:你对未来30年中美关系的发展有何展望?

劳伦斯·萨默斯:如果构想未来30年美中关系的情景,我想两国都取得成功或者两国都无法取得成功,出现这两种情景都是有可能的。但美国成功、中国失败,或者中国成功、美国失败的情景基本上不太可能出现。双方都必须认识到这一点。

中国经济报告:根据你的判断,这几年中美两国努力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是不是一种好的合作模式

劳伦斯·萨默斯:我十分欢迎中国呼吁的新型大国关系。在我看来,现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经济联系与过去大国之间的纽带是不同的。大国关系的伟大性就在于,彼此尊重对方的尊严、传统和体制,就一些共同关注的问题开展合作,建立法制和程序来解决商业问题。如此,美中两国就能够为全世界营造一个更好的环境,我坚信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但如果打贸易战,以牙还牙,则不可能实现共赢。

中国经济报告:如果中美两国坐下来谈判,你会给出什么建议?

劳伦斯·萨默斯:现在美国政府更多是从商业的短期视角来看问题。这就让谈判更加难以达成,因为双方对成功的谈判的理解并不一样。双方不应该只从商业和贸易角度看待两国关系,而应把谈判框架放宽,用更加宽泛的思维及多边的方式处理两国关系。与其只让贸易领域的官员来谈,不如让拥有更加丰富背景的官员从更加宽泛的框架来处理贸易问题;与其仅局限于贸易问题,不如更多地去探讨长期的两国关系。

中国经济报告:你所说的宽泛的谈判框架包含哪些内容?

劳伦斯·萨默斯:比如说北亚安全、数据交易规则、政府行为、网络冲突管理等等。对于这些问题,各国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是我们需要进行更多思考的。

中国经济报告:你对于中国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有何建议呢?

劳伦斯·萨默斯:中国不应该把美国发生的一切都归咎于特朗普的失败。虽然特朗普的很多行为让中国感到担心,我表示理解,但我也想强调,特朗普的做法其实能够反映出美国对中国态度的一系列变化。所以不能简单地看问题,拭目以待可能是一种错误的做法。

中国经济报告:你对特朗普又有哪些建议?

劳伦斯·萨默斯:美国不应该对中国采取威吓的策略。尽管有一些国家可能曾对中国贸易与商业行为感到威胁,但由于现在美国对WTO与全球多边体系的漠视,容易让世界大多数国家都站在中国这一边。这不仅使得中国更容易抵制美国,而且削弱了美国制裁的有效性。

中国应对贸易摩擦还需深化改革

中国经济报告: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你如何评价中国过去40年所取得的成就?又存在哪些问题尚未解决?

劳伦斯·萨默斯:我认为中国过去40年的经济改革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成就。中国经济保持了快速增长,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开放、更加美好。这些正面的成就让遗留的问题看上去不值得一提。

中国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已经不再是贫穷,而是向中等收入国家迈进。中国要想在全球治理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在保持经济稳定发展的同时,还需要不断推进改革。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有许多不同的新问题产生,我不认为中国未来的经济改革会没有阵痛地走下去,随着各类财政预算的收紧和监管的加强,决策者需要有更大的决心。

中国经济报告:你对中国下阶段改革模式有何建议?

劳伦斯·萨默斯:分阶段渐进式的改革模式对中国来说仍是行之有效的。我建议中国下阶段有必要大力加强对国有企业的预算约束,以及进一步扩大金融自由化。这些改革措施需要以强有力和果断的方式实行。当然,这并不代表以激进的“休克式疗法”推进改革,但也并非蜻蜓点水般不痛不痒。

中国经济报告:在下一步改革开放中,中国应如何在效率和公平之间进行权衡

劳伦斯·萨默斯:我认为不需要考虑在效率和公平之间进行取舍。很多政策措施可以同时提高效率和公平。举个例子,如果更多的人能够离开贫困的农村,转移到更公平的城市地区,既能增加公平,也能提高经济效率。再比如说,让中国最有才华的年轻人都能够上大学。此外,如果能够出台更有力的竞争政策,减少垄断利润,也会使经济运行更有效率。

中国经济报告:当前中国正处于深刻的经济社会转型期。转型过程中出现了债务累积和资产泡沫等问题,中国应如何化解转型期金融风险?

劳伦斯·萨默斯:我不认为有单一的方法或灵丹妙药能够完全解决这些问题。西方国家十年前的教训就表明,没有人能幸免于资产泡沫的问题。总的来说,我认为对金融行业进行功能监管十分重要。过去在机构监管模式下,某些金融机构受到了监管,而某些机构则不受监管。更好的做法是功能监管,即对某些特定的金融活动进行监管。只要你开展借贷业务,不管是银行、金融公司还是其他类型公司,你都应该受到监管。

中国经济报告:那么在你看来,中国未来会不会出现系统性金融危机?

劳伦斯·萨默斯:未来是一个很长的时间概念,我相信中国在某个时间段也许会出现一些金融方面的问题,但总体来看中国的金融体系是健康的,所以我不知道什么会导致它的下一次危机。就好比一个人身体健康,他自己应该也不知道未来会因何而死亡。

中国经济报告:你认为中国将会在区块链、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大数据等新技术领域成为全球领先者吗?它们对经济又会有什么影响呢?

劳伦斯·萨默斯:我认为它们有很大的潜力,特别是区块链、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相结合的应用在推动创新和提高生产率方面有很大的潜力。仅从中国庞大的人口规模产生的数据量来看,中国就非常有能力发展好这些技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